王天然:70岁退休,超级老龄化的日本准备好了吗?
作者:   来源: 新民网  2021-04-16


  从41日起,日本开始实施修订后的《老年人雇佣安定法》,为有意愿的老年人提供就业机会,鼓励企业雇佣老年人至70岁。

  最新数据显示,日本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达到3617万,比重高达28.7%,且将连年上升。这意味着,在日本每三到四个人中就有一名老年人。分析认为,修订《老年人雇佣安定法》主要是为了应对少子化所带来的人手不足难题,以及减轻用于养老金支出的财政负担。修订后的法规会给日本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能在多大程度上缓解老龄化和少子化现象带来的压力呢?一切仍是未知数。

 

  重回职场欢迎vs反对

  日本目前的法定退休年龄虽仍然维持在60岁。但《老年人雇佣安定法》从2013年就开始规定,企业有义务通过返聘、提高年龄限制等方式雇佣有意愿工作的老年人直到65岁。而今年41日开始实施的新规,则进一步把年龄范围扩大到了70岁。目前,该法规仅仅要求企业根据自身情况灵活应对老年人的就业问题,并不具有强制性。但大部分日本媒体都将其解读为日本跨向全面强制性70岁退休制度的一大步。

  据日本内阁府针对60岁以上仍在工作的人群所作的调查显示,一半以上的受访者都表示,只要身体状况允许,哪怕超过了70岁也想继续工作。然而,受访者中近七成都从事企业管理或专业技术型工作,本就工资待遇优渥、社会地位相对较高。长期以来,日本大部分企业都实行年功序列制度,即员工薪资与工龄直接挂钩。因此,如果延长退休年龄,企业的人力成本将会大幅增加。老年员工继续工作的意愿与企业对成本增加的担忧之间形成了很大的温差。企业方面还担心通过返聘制度重回工作岗位的老年人员工的工作状态不佳,无法达到法规最初的期待。

  日本金融界大企业三菱UFJ有限公司咨询部门组织人事战略部部长石黑太郎对此直言不讳:“据我了解,在依据新规重回职场的老年员工之中,其本身的价值得到肯定、受到周围人尊敬的人不足两成,大部分返聘员工的工作状态并不让人满意。退休之前在职场上相当活跃和勤勉的员工,被返聘后因为立场发生了变化,反倒给同事们添了不少麻烦。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诚如石黑所言,日本的年轻职员对于返聘制度也颇为不满。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年轻员工开始在社交网络上抱怨:不仅自身的工作年限越来越长,还不得不服从返聘员工的指挥、出于尊重长辈只能默默忍受、职场氛围日益紧张、自身的晋升空间遭到阻碍……

  

  退休生活富足vs贫困

  延迟退休,不少日本老年人对此心态复杂。生活在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老年人的生活状况却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富足。相反,日本老年人口的贫困问题甚至近年来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人们视线中。

  72岁的小林智昭每天都在担心自己将因付不起房租而流浪街头。他经常会到东京都新宿区排队领取免费发放的食物,以削减生活开支。而队伍中,大部分人都是和他一样的老年人。小林每两个月才能领到5万余日元的养老金,远不足以支付日常的生活开销。因此,他一直都在游戏厅里做清扫卫生的小时工,勉强维持生计。但是,由于新冠疫情在日本迟迟得不到有效控制,游戏厅被关停,小林的收入来源也被切断。“这是最后一个月了,我交不起下个月的房租了。”

  生活贫困,甚至成为了日本老年人犯偷盗罪的最大要因。因偷东西而入狱的80多岁的惠子表示:“想要养老,就需要至少2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9万元),可是我手里只有1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9万元)。”经济层面的需求与实际生活状况之间存在巨大的沟壑,这导致了老年人的焦虑与不安。而70多岁的老人高田甚至因为没法养活自己,只好通过偷盗来获得监狱中的“免费”生活。服刑期满被释放后,他就会再次偷盗,以便“重回”监狱。

  日本社会的生活成本在世界范围之内处于较高水平。对于大部分依靠养老金生活的老年人来说,活着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艰难。养老金的水平多维持在每年200万日元上下,这个数额甚至达不到现在正式员工最低薪资待遇的七成。

  老年人继续工作的意愿强烈,主要是出于对自身经济状况的担忧。然而,有日本媒体表示,除了少部分管理职位和高级技术型人才之外,大部分返聘员工需要每年续签合约,薪资待遇较60岁之前减少三成到七成左右。而对于那些从事体力劳动的老年人来说,延期退休只是意味着增加了个人被资本剥削的时间长度而已。比起可以享受到“资历”所带来的益处,从事体力劳动的老年人则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没有工作能力,却依然“不得不继续工作”,才能勉强维持生计。这部分老年人多从事商店收银员、清扫员、快递送货员、出租车司机等不需要专业技术、完全依靠体力劳动的临时性工种。他们只能按小时计算工资,没有配套的社会保障。一旦国家经济状况、企业运营状况,或者自身健康状况等因素发生问题,他们就会面临断绝收入的危险。

  无法维持一般的生活水平,被迫在社会底层生活,贫困的脚步不仅接近了眼下的老年人,就连那些在未来将要步入晚年生活的人们也受到了影响。不少日本年轻人对自己的将来并不乐观。他们经常认为,眼下的老年人,正是自己的未来状态。受到经济不景气的影响,不少年轻人无论怎样工作都无法改善自身的经济状况,非正规雇佣的工作岗位也不能提供稳定的生活保障。社会学家藤田孝典指出,日本现在存在着爆发“全民晚年总崩溃”的危险。

  

  老少两代理解vs误解

  无论是出于主动或是被动,日本的老年人已经开始在工作岗位上奋斗不止。但日本社会真的对迎接超级老龄化的到来做好了准备么?对此,一些自媒体曾进行过街头采访。

  不少受访的老年人表示,对自己后续养老、医疗等问题有很多的不安。随着年龄增长,医疗费不断攀升,这也是导致老年人贫困的一大要因。受访的老年人认为,现在的日本社会并未给他们提供充分的照顾。

  不仅如此,还有老年人表示,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从年轻人那里感受到针对年龄的歧视与不满。例如,老年人租住公寓的时候,会有人担心他们孤独死亡而拒绝租借;独身老人去旅馆住宿会被怀疑是否是要来旅馆自杀……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受到多重阻碍。

  同时,年轻员工与老年员工之间也很难达成相互理解。一方面,老年员工认为,正是由于自己年轻时努力工作,才创造了今天日本的财富,现在的年轻人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在富裕的物质条件下享受生活;另一方面年轻人则认为,日本超高的老龄人口比重使得自己必须承担更多的社会压力。而针对与老龄化紧密相连的少子化问题,不少老年人将其归咎于年轻人“追求自由”和“我行我素”;而年轻人则认为,社会层面的养老重担已经让他们无暇且没有能力生育子女。

  在这种相互的不理解之下,不少老年人认为,比起受到年轻人的照顾,他们更愿意选择老年人之间互相支撑扶助的养老方式。然而,看护、医疗等专业工作又离不开年轻人的实际参与。日本不同年龄层之间的误解正在慢慢加深。

  伴随着上世纪50年代末以来的经济高速增长,日本国民的平均寿命连年上升,出生人口不足和劳动力短缺状况日益严峻。上世纪70年代,日本步入老龄化社会。从80年代开始,每隔1020年,日本政府就会把退休年龄延长5年,以防止国家社会保障体制崩溃。50年以来,日本人的退休年龄逐步由55岁朝着70岁的大关迈去。

  尽管采取了各种延缓老龄化的措施,但日本依然在超级老龄化社会的路上越走越远。如何应对人口超级老龄化所带来的问题,这不仅是日本国民深切的担忧,也是日本政府无法逃避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