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养老金融 > 基金
澳大利亚养老金资产管理经验借鉴与启示——澳大利亚养老金体系概述
作者:   来源: 养老金融50人论坛  2019-06-10


  澳大利亚三支柱养老金体系是世界上最成熟的养老金体系之一,包括第一支柱基本养老金、第二支柱保障型超级年金、第三支柱自愿型超级年金和作为储备养老金的未来基金。基本养老金属于待遇确定型养老计划,费用来源于每年的澳大利亚税收等财政收入,不涉及投资运营;超级年金实行基金累积制,主要是缴费确定型,来源于强制性的雇主缴费,并通过委托代理关系以受托人为责任主体进行基金的投资运营。第三支柱主要是自愿型超级年金,实行基金累积制缴费确定型,通过超级年金的体系进行投资运营。国家储备养老金是澳大利亚未来基金,由澳大利亚政府委托未来基金管理委员会进行受托管理。本课题包含五部分内容:澳大利亚养老金体系概述;澳大利亚超级年金资产管理;澳大利亚自愿型超级年金;澳大利亚未来基金的资产管理;澳大利亚养老金投资管理对我国的启示。

  关键词:澳大利亚基本养老金;超级年金;未来基金;资产管理

  澳大利亚的养老金体系在实现较高的覆盖率和替代率的同时,维持了较低的政府支出(JulieAgnew2013),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为成熟的养老金体系之一。澳大利亚养老金体系的目标在于建立一个广泛和合适的、公平和可接受的、健全的、简单易行的、可持续的养老系统。澳大利亚是典型的三支柱养老金体系:第一支柱基础养老金是覆盖澳大利亚全体国民的基本养老金(agepension);第二支柱补充养老金计划是雇主强制缴费的超级年金(superannuationguarantee);第三支柱个人养老储蓄主要是自愿型超级年金(voluntarysuperannuation);另外澳大利亚政府成立了澳大利亚未来基金作为储备养老金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养老金支付缺口,缓解财政压力。这四个部分共同构成了澳大利亚现代养老金体系。

  

  (一)澳大利亚基本养老金

  澳大利亚养老金第一支柱是政府向所有公民提供的基本养老金(agepension),最早可以追溯到1909年。基本养老金对所有超过65岁的澳大利亚公民发放,属于典型的DB计划。待遇水平根据收入水平和资产水平的调查结果来决定,澳大利亚政府以两年为一个周期根据物价水平和工资水平对基本养老金的发放水平进行调整。基本养老金一般两周发放一次。截至2017年底的标准为单身826.2澳元、夫妇每人622.8澳元。单身双周收入少于168澳元、夫妇双周收入少于200澳元,且单身资产少于25万澳元或夫妇资产少于38万澳元可以获得全额的基本养老金。2016-2017财年澳大利亚政府支付了622.7亿澳元用于基本养老金的发放,占当年GDP的4.72%。澳大利亚基本养老金全部来源于澳大利亚的税收等财政收入,支出进入每年的政府预算,公民并不需要额外缴费,所以基本养老金并不涉及资产管理。

 

  (二)澳大利亚保障型超级年金

  澳大利亚现行的养老金第二支柱是保障型超级年金(SuperannuationGuarantee),于1992年在超级年金保障法(1992SuperannuationGuaranteeAct)的指导下建立,由雇主强制缴费,主要实行基金累积制,属于缴费确定型养老计划(DC)。

  澳大利亚的年金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在19世纪中期,一些从事公共服务人员和白领阶层获得作为员工福利的养老金。20世纪80年代,澳大利亚总工会和澳大利亚政府达成协议,雇主将每年工资上涨3%的部分转为缴纳到雇员的养老金账户。1992年,澳大利亚政府推出超级年金保障法(1992SuperannuationGuaranteeAct),正式确立保障型超级年金作为三支柱养老金体系中的第二支柱。2014年,澳大利亚政府引入Mysuper账户作为雇员默认的超级年金账户选项,要求所有默认选项的超级年金缴费和投资必须在Mysuper账户中进行。澳大利亚超级年金覆盖所有的澳大利亚雇员以及自我雇佣者,由雇主强制进行缴费,现行的缴费费率为9.5%。

  澳大利亚保障型超级年金在15-64岁人口中的覆盖率大约为77.78%,其中男性覆盖率约为80%左右;女性覆盖率稍低,约为75%左右。

  经过20多年的发展,澳大利亚超级年金资产从1996年的不到2500亿澳元发展到截至2017年6月的26576亿澳元,增长了超过10倍。超级年金规模占GDP的比重从1996年的46%,到2017年已经超过GDP的130%。按照OECD的统计,澳大利亚目前的养老金的资产规模位居世界第三。


  (三)澳大利亚自愿型超级年金

  澳大利亚养老金第三支柱个人养老储蓄主要是自愿的超级年金储蓄(voluntarysuperannuationsaving),实行基金累积制,是缴费确定型(DC)养老计划。自愿型超级年金在超级年金的系统内运作,缴费主要包括个税福利抵扣(salarysacrifice)和超级年金个人缴费(personalcontribution)两种形式,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税收安排,个税福利抵扣部分允许在税前扣除,而个人缴费属于税后行为。

  个税福利抵扣是指雇员与雇主之间的一种协议,雇员放弃一定的工资收入,雇主为其提供相应价值的某种福利。政府对这部分征收较低的福利税或者免税,从而使的雇员获得税收优惠。个税福利抵扣可以用于多种途径,例如购车、育儿支出等,但目前最为主要就是缴纳超级年金。雇主代雇员缴纳的个税福利抵扣在一定的额度内按照最高15%的税率缴税,一般来说远低于雇员的边际税率。截至2017年底,政府对每年25万澳元以内的个税福利抵扣部分税率为15%,超过25万澳元的部分税率为30%。

  澳大利亚自愿型超级年金储蓄的另外一种形式是个人缴费。个人缴费可以采取定期从工资扣除的方式,也可以不定期的直接投资到超级年金账户。税收安排根据雇员的身份不同而有所差异,对于普通雇员,个人缴费由于是税后缴费,缴费部分不能享受15%的优惠税率,但是可以享受投资收益部分15%的优惠税率;对自由职业者,个人缴费部分可以在税前列支,缴费和投资收益同时享受15%的优惠税率。另外,澳大利亚政府为鼓励低收入者进行养老储蓄,提供最高50%的共同缴费补贴(co-contribution),每人每年最高不超过500澳元。

  自愿缴纳超级年金虽然在澳大利亚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中期,但澳大利亚早期的超级年金都是由雇主自愿建立的,因此并不能划归到现代意义上的第三支柱。直到1992年超级年金法案将超级年金确定为强制缴纳,保障型超级年金(superannuationGuarantee)和自愿型超级年金(voluntarysuperannuation)才分别构成了澳大利亚养老金体系的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

  自愿型超级年金的覆盖率在1993年超级年金法案实行时超过50%,之后以每年大约2.5%的速度下降,到2007年已经降到了25%以下(J.Feng,PaulGerrans,GordonClark2014)。2017年非小型超级年金基金的缴费中,个税福利抵扣缴费为86.4亿澳元,占总缴费的7.37%;个人缴费295.8亿澳元,占全部缴费金额的25.22%。


  (四)澳大利亚未来基金

  澳大利亚的储备养老金是澳大利亚未来基金(futurefund),是独立管理的主权财富基金。旨在加强政府公共财政能力,弥补公共养老计划在未来可能出现的资金缺口。未来基金只能在超级年金可以完全弥补负债或到2020年7月1日之后支取,以较早者为准。

  未来基金由未来基金管理委员会(FutureFundBoardofGuardians)受托管理。未来基金的投资管理全部采用间接投资即委托投资的方式进行。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共有107家投资管理人管理未来基金资产。

  澳大利亚未来基金资产最早来源于2006年澳大利亚政府的财政盈余和出售Telstra通讯公司三分之一股份所得的180亿澳元。2007年澳大利亚政府又将价值89亿澳元的17%Telstra股份划拨到基金。到2006-2007财年结束时,共有500亿澳元的财政款拨给未来基金。截至2017年6月30日,未来基金累计规模达到1335亿澳元。

 

链接交换请加微信:ZMYL123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成员单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中国养老网是全国养老服务业领先的资讯发布传播平台 创建中国养老智库
Copyright © 2014 中国养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259号
网站设计著作权已注册 侵权必究
扫一扫,关注养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