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养老培训 > 动态
高职养老专业叫好不叫座
作者: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04-02

  3月29日,2019年北京市高职院校技能大赛养老服务技能赛项在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举行,来自北京市、河北省的13所高职院校28支代表队84名参赛选手参加了当天的比赛。谈及这项赛事的意义,主办方相关负责人表示,“养老服务技能竞赛”赛项是在北京市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全市“三边四级”养老服务体系逐步完善,养老服务人才极度缺乏的背景下,为了激发学生对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学习的热情而举办的。
 
  北京老龄化程度居中国第二
 
  北京市的老龄化程度有多严重?2018年10月,北京市民政局发布的《北京市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白皮书(2017)》披露,北京户籍人口老龄化程度居中国第二位,成为中度老龄化城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从2012年的262.9万人增长到2017年的333.3万人,占户籍总人口的24.5%。也就是说,差不多每4个户籍人口当中,就有一位是老年人。
  可是,养老服务人才总体匮乏,专业化养老服务供给不足,与快速发展的养老服务业要求不相适应,与日益增长的养老服务需求不相适应。目前,本市共有在岗养老护理员6500多人,同时呈现社会地位低、流动性高,收入待遇低、劳动强度高,学历水平低、平均年龄高等“三低三高”特征。在调研过程中,养老服务机构普遍反映养老护理员来源不足、招聘困难,许多年轻人包括养老护理相关专业毕业生不愿从事养老护理工作、养老护理从业人员流失严重等问题,导致养老行业服务力量不足。按照北京市有关规定,机构养老护理员人数与失能老人之比为1比3,与半失能老人或健康老人之比为1比5至1比7之间。如按照机构养老护理员和床位数1比4的中位数计算,约需3万名机构养老护理员;如按1比5的中位数计算,约需2.4万名机构养老护理员。
  养老护理人员的短缺已经引起了国家各个层面的重视,教育行业大力开展了养老服务的课程建设,全国有200余家院校开设了养老服务专业。这些专业致力于培养熟悉国家养老产业政策法规,具有国际化视野,掌握健康护理、健康促进、机构经营与管理等方面的基本知识与操作技能,懂得老年服务与管理技能的养老机构运营管理者。在这方面,全国200多所院校当中,北京占了11所。
 
  养老服务小问题体现大学问
 
  当天的技能大赛吸引了北京多所院校。旁观一下科班出身的学生们比拼,记者明显感受到养老服务的理论和技能是一项值得深入研究的学问。
  在理论知识中,考生们需要掌握老年人护理基础知识、环境保护相关知识、养老护理员职业须知、服务礼仪及个人防护知识、相关法律法规知识等。比如:一个简单的小问题——偏瘫老年人上下楼梯时应该是哪只脚先上台阶?答案是“健足先上,患足先下”。
  在实操考试中,考生们需要协助老年人进食进水、为卧床老年人更换纸尿裤、协助卧床老年人使用便盆及尿壶排泄、协助老年人使用开塞露、为留置导尿的老年人更换尿袋、为老年人布置睡眠环境、协助老年人进行淋浴、为老年人床上擦浴……每一项服务都有着非常细致的要求。比如,鼻饲这项服务,做起来非常细致,分为测试温度、初次进水、初次进食、再次进食、再次进水、固定鼻饲管等7个步骤。每个步骤也要细分为3至4步。考生们一边口述,一边操作,比如:在测试温度时,要用推注器抽取少量温水,用手腕内侧试温;在进食时,要将鼻饲液缓慢注入胃管,速度要保持在每分钟10至13毫升。
 
  养老服务毕业生职业晋升快
 
  王云昊2017年毕业于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的养老服务与管理专业。毕业后,他顺利地被实习的养老院聘用,成为一名一线护理员。养老院里像他这样科班毕业的养老护理员并不多,大多数人都是从其他行业转行来的,有做房产的、做保险的,还有不少人是家政服务员出身。虽然这些养老护理员也都经过培训上岗,但王云昊觉得学校里所教授的知识、技能更加专业。“工作当中,我们注重的东西不一样。没有经过专业学习的护理员,追求的就是把活干完,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怎么做质量更高、这么做老人的感受如何,他们似乎并没有过多地考虑过。但是,我们则会更多地思考这些问题。”王云昊举了个例子,养老护理里面最基本的一种服务——把失能老人从床移动到轮椅上,一些护工可能只想到铆足劲,把老人抱到轮椅上就行了。可是,他们没注意到,这么猛劲一抱,可能会勒到老人的身体,自己的腰部也可能会受伤。对此,专业学习过的护理员将采用一个既能让老人舒服,又保证自己不受伤,还能省力的办法。
  干了半年的一线护理工作,王云昊就从那家养老机构“跳槽”到优护万家。优护万家与多个街道合办了养老驿站,他被派驻到绿色家园这个社区。从社工做起,王云昊很快就被提拔为站长助理,相当于这里的副站长。在养老驿站,他的主要工作是管理,负责活动策划、外部联络等。“像我们这种养老服务专业毕业的学生,职业上升渠道很畅通,大多数同学都跟我一样,尽管从一线护理员做起,但时间都不会太长,很快就能进入管理层。”除了晋升空间、职业地位,现在的薪酬待遇也让王云昊挺满意。最初做一线护理员时,税前工资仅有3500元,实际拿到手才2800多元。“这个收入确实低了点,当时心里也有些失落,但是我有信心,所以就一直坚持着。这不,现在已经可以拿到5000多元了,将来可以到七八千元。”
  张寅凤、赵月是前来参赛的两名在校学生。她们也对自己的就业出路充满信心。目前,她俩正在一家养老机构实习,机构对她们的能力也很认可,毕业后留下来工作不成问题。张寅凤说:“就业肯定不用发愁,我们的那些学长,没有找不到工作的,很多都在养老机构做了中高层管理人员,还有的做到了公司的总负责人。”
 
  有学校招生人数仅为个位数
 
  本届技能大赛赛委会副主任、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教授王建民介绍,尽管就业前景很好,但养老专业的招生却仍然很困难。“据我了解,全国有217所院校开设了老年服务专业,招生最好的能有100人左右,最差的可能只有十个八个。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的招生情况属于中等水平,每年大概招生50人左右。按这个速度,根本跟不上社会的需要。出口很好,入口太难。”
  来自唐山工业技术学院的一位老师也表示,学校规模很大,在校生达到15000多人,但是老年服务是其中最小、最不起眼的一个专业,2016年只招来5个学生,2017年招来7个,2018年情况好了一些,来了14个人。“去年我们针对这个专业出台了免学费的政策,还设了专项奖学金,估计今年能招到30人。虽然招生很艰难,但我们一直在坚守。因为这个专业有前途,学生们将来有用武之地。”
 
  建议:依靠市场机制提高社会地位
 
  王建民教授对记者说,不仅中国面临养老护理人才短缺的问题,而且在世界范围内这也是一个难题。我国的养老护理人才供应已经很紧张了,还有其他国家来中国挖人,提供工作签证、语言培训等,让国内的人才供应更加捉襟见肘。“靠什么解决?不能只提倡奉献精神,而是要依靠市场机制,提高养老护理员的社会地位、收入,以及降低学习成本。”
  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老年福祉学院院长杨根来教授告诉记者,社会和家长对养老护理专业还不够认同,尤其是薪酬待遇吸引力不足。5年前,养老服务专业的毕业生,用人单位给出的薪酬才2000多元。发展到2018年,薪资涨到了4000元以上,但仍然达不到人们的心理预期。“其实,养老护理员与护士学习的技能、工作内容都很相似。但是,说到护士,大家就觉得工作体面,社会地位也比较高。在北京,护士的工资肯定要比4000元高。但是,养老护理员干着又脏又累的工作,薪酬待遇却一直上不去。”
  杨根来教授建议,要解决养老护理专业招生“进口”不足的问题,还可以从减免学费、补贴生活费等方面着手,入职以后给予就业、社保补贴。在这方面,外地有院校做过一些尝试,确实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来自福建的一位老师分享道,之前,当地的养老护理员流失率非常高,院校人才培养跟不上社会需求。后来,为了鼓励院校培养养老服务人才,泉州一所院校出台了政策,对每个学生给予每年6000元的补贴,招生量一下子就上来了,从过去的几十人增加到了几百人。
 
链接交换请加微信:ZMYL123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成员单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中国养老网是全国养老服务业领先的资讯发布传播平台 创建中国养老智库
Copyright © 2014 中国养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259号
网站设计著作权已注册 侵权必究
扫一扫,关注养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