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万失能老人的养老难题:余生由谁照料?
作者:   来源: 八点健闻  2019-08-14


  一人失能,全家失衡。先行试点长期护理险的15个城市已有成效,但护理人员严重短缺是普遍难题。

  有这样一群失能失智的老人,他们丧失了诸如吃饭、穿衣、走路等基本自理能力。疾病使他们变得越来越衰弱,不得不依仗他人才能维持日常生活。

  一组来自国家卫健委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超过1.8亿,其中患有一种及以上慢性病的比例高达75%,失能、部分失能老人约4000万,其中有1200万是完全失能的老年人。

  然而,目前我国对失能失智老年人的健康服务严重不足。主要体现在老年医疗机构、康复机构、护理机构数量严重不足,护理人员、服务能力严重不足,和老年人的迫切需求差距很大。

  我们都会有老去的一天,可能会行动不便,甚至无法自理。谁来照护,如何照护?这不是仅仅依靠儿女或一个保姆就能解决的,而是需要失能老人长期照护服务体系的建立。

  如何让失能失智老人获得高质量的晚年生活,已成为政府和社会必须重视的问题,而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或能让失能老人有尊严地安享晚年。

 

  “我要去养老院”

  就算心里有些不舍,李女士也不得不承认,将母亲送到敬老院对于自己的家庭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父亲去世后,年迈的母亲出现了认知障碍。每每使用过燃气灶后,她总是要用冰箱里冰过的毛巾给燃气灶降温。窗帘永远都是拉上的,家里长时间不见阳光。半夜里,电视机声音未曾间断。日夜颠倒的母亲总是白天陷入睡眠,夜晚与寂寞斗争。

  发现母亲出现认知障碍时,年近40岁的李女士刚刚组建自己的家庭不久,她希望为比自己还小几岁的丈夫生一个孩子,夫妻二人正在积极备孕。

  为了更好地照顾母亲,李女士在距离自家步行几分钟的另一栋楼里租下了一套房子。在上海市长宁区的二环边上,这个出租屋价格并不低。每天,在繁忙的工作和生活之间,她总是要抽出时间,早中晚去陪母亲吃个饭,聊聊天。

  即便如此,李女士的生活依旧因为母亲的到来变成一团乱麻。随着认知障碍的加重,母亲偶尔会走失。“我甚至想过干脆就不上班了,这样就可以一直陪着妈妈。”对于已经过了最佳生育期的她来说,照顾母亲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加大了自身备孕的难度。

  2018年初,无奈的李女士将母亲送到了上海市郊区的一家敬老院,由专业的护理人员照顾。随着家庭生活恢复正常,她终于生下了自己的孩子。

  如今,清醒时,老人看着小外孙的照片,也会露出满意的笑容。那个也曾经历过青春韶华的老人,在夕阳里贪婪地感受着小外孙带来的生命力。

  “现在很多老人都会主动要求来敬老院。”上海金福居敬老院院长黄伟告诉八点健闻,这些年我国的养老观念正在发生变化。十年前,很多老人是不愿意住养老院的。在他们看来,住在养老院就是被子女抛弃了,没有面子。但是,现在很多生活能自理的老人都是自己申请来养老院,一些需要照护的老人也会说出“我要去养老院”一类的话。

  从上海市区驾车40分钟左右就可以来到位于金山区的金福居。这里虽然没有大都市的繁华,但在远离喧嚣的院落里,老人们享受着恬静的生活。

  这家敬老院成立于2008年底,由企业家爱心资助,并由众多志愿者爱心帮助的一家民办非营利性的养老机构,目前约70位老人住在这里,其中包括近20位失能老人以及十多位失智老人。

  201711月,金福居设置了认知症照护单元——“记忆家园”。为了防止老人走失,敬老院在这个区域的出入口都设置了门禁系统。在这里,有些老人坐在过道的长椅上,阳光洒在院子里,三三两两地在低声交谈着;有些老人在照护人员的陪护下做着健身操、手指操;还有些老人坐在轮椅上念叨着你听不懂的话语,但照护人员依然在耐心地聆听;每当有年轻的身影走过,老人们总是叫住他们聊上两句,这种年轻的活力或许让他们向往。

  一直以来,家庭都是养老照护的主要力量,但失能失智老人的照护需要很高的专业水平。占用家庭劳动力,以及长时间的家庭照护导致子女与老人双方都很痛苦。黄伟表示,失能失智老人的长时间家庭照护,会对家属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和经济压力,对家庭生活带来很大的困扰。

  “与照顾相对健康的老人相比,照顾失能失智老人的风险更大、成本更高。”上海金福居敬老院理事长许永春告诉八点健闻,在一些老龄化严重的国家,比如日本、丹麦等,每100个老人中有3个人是在养老机构中度过晚年的,而这3个人中就有2个是失能老人,1个是失智老人。他提到,向失能失智老人的照护方向发展,这或是养老机构发展的必然趋势。

 

  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或让老人有尊严地安享晚年

  老人入住养老机构,对于一部分家庭来说,会有一些经济负担。许永春提到,“我们建议每一位入住金福居的失能失智老人申请长期护理保险,目前全上海覆盖的长护险能够一定程度上减轻老人和家庭的负担。”

  长期护理保险,顾名思义就是指以社会互助共济方式筹集资金,对经评估达到一定护理需求等级的长期失能人员,为其基本生活照料和与基本生活密切相关的医疗护理,提供服务或资金保障的社会保险制度。

  201811日,金福居所在的上海市在全市开展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工作,服务模式分为社区居家照护、养老机构照护、住院医疗护理三类。截至201811月,上海已接受长期护理保险服务的老人约18.6万人,其中接受机构护理服务的约7.8万人,接受居家护理服务的约10.8万人。

  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主要是为被保险人在丧失日常生活能力、年老患病或身故时,侧重于提供护理保障和经济补偿的制度安排。2016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发《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15地作为试点单位(青岛、长春、南通、上海、承德、齐齐哈尔、苏州、宁波、安庆、上饶、荆门、广州、重庆、成都、石河子),这标志着国家层面推进全民护理保险制度建设与发展的启动。

  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认为,“我国正在15个城市试点的长期护理保险,使已经享受待遇的参保失能老人得到了质量较高的专业服务,老人与家属都明显感觉到护理费用支出减少,大大减轻了家庭的后顾之忧,具有强烈的获得感。”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朱耀垠曾指出,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是积极应对我国人口老龄化的重要战略举措。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不仅可以使失能老人获得最大程度的生活独立和人格尊严,也可以缓解老年人家庭成员、特别是子女的照料压力。

  据了解,随着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工作的不断深入,已有很多城市逐步扩大制度的覆盖范围,并在下一步的发展中规划年龄特征和失能者的实际需求。

  无论是家庭护理还是机构护理,失能失智老人的照护压力都很大。国家卫生健康委老龄健康司司长王海东在“老年健康促进行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我国对失能老人的长期照护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特别是对失能老人照护费用支付的稳定机制也没有建立起来。所以这方面服务严重缺失,国家卫健委也正在研究解决这个问题。

  王海东透露,下一步国家将出台老年健康服务体系的政策文件,包括加强老年人医疗服务机构建设,以及对失能老人的照护、上门服务等。今年还将在部分省市开展失能老人的评估和健康服务的试点。

  业内人士认为,真正的长期护理保险在被保险人失能、失智的时候,要能给他们提供护理服务,而不仅仅是经济补偿。这意味着,长期护理保险的发展需要护理服务作为支撑。而目前,护理人才的严重短缺,制约着养老机构的发展,也是长期护理保险发展需要面对的一大问题。

 

  面对4000万失能老人,护工产业准备好了吗

  目前全国失能、半失能老人约4000万人,按国际惯例,每3位老人需要1名护理人员,以我国4000万失能老人为基数测算,护理人员需求约在1000万人。然而,目前全国取得护理员资格证的只有30万人,可以说,目前我国急需照顾的老年人数量越来越多,加强发展护工产业成了重中之重。

  在日本,养老机构的护理人员配比为13,即1个护理人员要照顾3位老人。而在中国,目前养老机构护理人员的配比在115120之间。

  “护理人员短缺是所有养老机构共同面对的难题。”许永春说道。创立之初,金福居也曾遇到护理人员短缺的难题。近年来,通过自身培训、外聘等方式,金福居将护理人员配比提高到了12.5。目前,金福居共有40位工作人员,其中19位是护理人员。

  章华就是金福居19位护理人员之一。两年前,章华离开纺织厂,来到了金福居。她的日常工作就是为“记忆家园”的失智老人进行护理,比如洗澡、喂饭、喂药、按摩等。为了这份工作,年近50岁的她依旧在学习护理知识。如今,她已经考取了中级护理资格证。

  章华是我国护理人员群体的一个缩影。当下,绝大多数护理机构及社区中专业护理人员非常少,护理员大多数是文化水平较低,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退休职工、临时打工者。

  护理人员短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招不到人;二是招聘来的人员流失问题日益严重。

  全国民政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发布的《老年服务与管理人才现状和需求专题调研报告》显示,养老护理人员年龄偏大,40岁以上的从业者占比79.1%18-29岁的从业者仅占6.5%;其次,投身养老产业的毕业生第一年流失率为40%-50%,第二年为60%-70%,第三年为80%-90%以上;护理人员受教育程度低,有大学及以上学历的仅为6.8%

  为什么没有年轻人愿意进入护理行业?一位养老机构的负责人告诉八点健闻,照顾老人是一个又脏又累的活,薪资又低。同样都是学护理,年轻人肯定更愿意做护士,而不愿到养老院来照顾老人。

  “有的老人还有意识能够自己大小便,有的大小便则完全没有意识,都要我们去接尿。我们每天都要进行观察、记录大便,因为大便能够反映老人的健康状况,以方便动态及时掌握入住老人的健康状况。有些老人生气了还会反抗,护理人员稍不注意就会带着淤青回家。”章华说道,刚接触这份工作时,心理压力着实不小。但作为一个护理人员,章华只能一点一点与老人之间培养信任,用她的话说,“他们就像小孩子,哄着哄着就好了。”

  但对于章华来说,与之前纺织厂每天12小时的工作强度相比,现在8小时的工作虽然心里压力较大,但体力劳动方面轻松很多。

  如何解决护理人员短缺这个难题?许永春告诉八点健闻:首先要鼓励年轻人进入养老行业。在日本、丹麦等国家,护士学校除了培养护士,还会培养康复师、护理师,有一部分护理人员是定向为养老机构培养的,有一些医院的医护人员也会向养老机构流动。其次,在一些大城市可以尝试引进外来人员,比如越南、菲律宾的护理人员等。第三,提高行业的薪资水平,为护理人员构建一个畅通的职业发展渠道,提升职业尊重感。

  提到自己这份工作还能做多久,章华有些感慨,“我也不知道还能陪这些老人多久,等女儿结婚生小孩了,我可能就要去带小孩。如果女儿不用我带小孩,我愿意继续做下去,直到有一天,我也需要住在敬老院里。”在章华看来,敬老院的照顾真的很不错。

                                                                                                                                                                                                            

链接交换请加微信:ZMYL123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成员单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中国养老网是全国养老服务业领先的资讯发布传播平台 创建中国养老智库
Copyright © 2014 中国养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259号
网站设计著作权已注册 侵权必究
扫一扫,关注养老网